消失的渡船,不變的渡口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時間:2019-06-14 14:31 來源:1號綜合 評論:0 點擊:1350


6.14 渡口.jpg

這是5月20日拍攝的江西于都中央紅軍長征出發地紀念園內的“長征渡口”。(新華社發)


連日降雨,波濤洶涌。


村名叫漁翁埠,因漁民集聚而得名。“長征第一渡”于都河的支流——濂江穿村而過,把村子分在南北兩岸。


“村頭有渡口,是中央紅軍渡江的8大主要渡口之一。”講故事的郭慶發已71歲,他的爺爺叫郭正堂,是85年前漁翁埠渡口的船工。1934年10月,渡口和爺爺的渡船迎來一群特殊的“客人”,中央紅軍紅九軍團從這里渡江開始長征。


“江面寬90多米,來回一趟要半個多小時。”郭慶發也在渡口做過十多年船工,送鄉親過江趕集、送學生上學。2005年,隨著渡口建起漁翁埠大橋,渡船逐漸消失,渡口出發的故事,卻代代相傳。


口口相傳的講述猶如一支畫筆,共同勾勒出當年渡河的剪影:傷病員乘船渡江,大部隊從渡口下游兩三百米處涉水而渡,渡江后戰士們就在屋檐下休整,老鄉怎么勸說也不進屋。


“一些傷勢較重的戰士,被鄉親們接走。”81歲的黃大榮講述的是奶奶陳招娣的故事。


距離渡口不遠,85年前的田東村黃屋自然村祠堂里,陳招娣帶著鄉親們一起給負傷的紅軍戰士上藥送飯,照料他們起居。1935年初,在敵軍來到村莊前夕,又把戰士們秘密轉移到附近山洞,每隔兩三天,冒著被殺頭的風險進山照料。


渡口出發的故事,還經黨史研究人員代代相傳。


“……搭了浮橋,這一工作由我負責,我有一個大兒子在紅三軍團,他是在1934年重陽節第二天渡過于都河的……”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副館長張小平的辦公桌上堆滿了各種和長征相關的書籍,父親張德美手寫的30多本筆記,整整齊齊地碼放在里面,紅色硬質、藍色軟皮,有的直接是稿紙。


上世紀60年代,在于都縣委辦做秘書的張德美被抽調籌辦革命歷史紀念館(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前身),被那段歷史深深吸引的他,從此一頭扎進和長征出發有關的走訪和記錄之中。從將軍到蘇區老干部,從于都鄉野到西北邊陲,此后近20年間,張德美走了大半個中國,訪問了200多個和長征有關的親歷者。


“要想紅旗飄萬代,關鍵教育下一代。”子承父業的張小平守著“長征第一渡”已30余載,如今的他主動向年輕人靠攏,紀念館內秉承“紅軍腳穿草鞋走完了二萬五千里長征,迎來一個新中國”的理念,用草鞋組成一幅中國地圖,已成為尋訪源頭的游客必拍的“網紅”打卡標記。


于都河流淌千年,歲月沖刷,曾經的親歷者一個個離去,正是這代代相傳的講述,拼出85年前那場偉大轉移的出發圖景,記錄下銘刻在歷史親歷者記憶深處的出發和離別,成為人們不忘初心,探尋源頭,緬懷曾經苦難與榮光的印記。


(新華社南昌6月13日電)



來源:《柳州日報》



責任編輯:梁肖

值班主任:李華





網友評論

上海快3开奖结查询结果